相关文章

【健康】降血脂要提早

  脂异常是健康的隐形杀手,很长时间悄无声息。可一旦身体出现症状,说明心血管已然发生了不可逆的损害,此时再治疗就很被动了。

  我国高血脂人数众多

  高血脂也称为血脂异常、高脂血症,是指血液中胆固醇和(或)甘油三酯升高,当血胆固醇(TC)≥5.72mmol/L,甘油三酯(TG)≥1.70mmol/L(150mg/dl),高密度脂蛋白胆固醇(HDL-C)<1.04mmol/L(40mg/dl)中至少一项超标时,即可确诊。2014年的中国心血管病报告显示,我国18岁以上人群高血脂的患病率为18.6%,估算患病人数达到两亿。

  尽管高血脂本身没有症状,却可引发一系列心脑血管疾病,上到脑动脉、颈动脉,下到冠状动脉、肾动脉以及外周动脉,都可以发展成动脉粥样硬化性血管病。

  弗明翰(Framingham)心脏研究是医学史上最重要的流行病学研究之一,其通过长期随访一个无心脑血管疾病的大规模人群,确定导致心脑血管疾病的共同作用因素和疾病特征,结果显示,随着总胆固醇水平的增加,冠心病发生率明显增加。

  首钢男性队列研究(5137人,随访20.8年)结果显示,当TC>6.2mmol/L时,心梗发病相对危险是TC

  血脂异常的病理变化

  为何说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(LDL-C)是心脑血管疾病的“元凶”?当血液中LDL-C过多时,其会钻入血管内皮下方,被巨噬细胞吞噬,形成泡沫细胞;巨噬细胞摄取LDL-C过多后,泡沫细胞也越来越多,不断发生融合、坏死、崩解,与胆固醇等一起形成脂肪核心体。脂肪核心体病变为纤维斑块,再发展为粥样斑块;斑块表面的纤维帽破裂,粥样物质自裂口逸入血流,血管壁表面遗留下溃疡。这就是动脉粥样硬化形成的病理过程。

  血脂成分比较复杂,目前临床主要关注LDL-C。TC是指血液中各脂蛋白所含胆固醇的总和,包括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(LDL-C)、高密度脂蛋白胆固醇(HDL-C)、以及极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(VLDL-C)等。临床上会根据病人的危险分层确定病人应该达到的LDL-C靶目标值。

  关注重点对象的血脂检查

  多数高血脂患者无任何症状和异常体征,而于常规血液生化检查时被发现。按照中国血脂异常防治指南的建议,血脂检查的重点对象包括已有冠心病、脑血管病或周围动脉粥样硬化病者,有高血压、糖尿病、肥胖、吸烟者,有皮肤黄色瘤者以及有冠心病或动脉粥样硬化病家族史者/有家族性高脂血症者。

  极高危人群指急性冠脉综合征患者和冠心病/缺血性卒中合并糖尿病的患者,LDL-C靶标为<2.07mmol/L(80mg/dl);高危人群包括冠心病、缺血性卒中/短暂性脑缺血发作、糖尿病、

  高血压合并3个或以上危险因素、慢性肾病(1~4期)的患者,LDL-C靶标为<2.59mmol/L(100mg/dl);中危人群包括高血压或其他危险因素≥3个或 TC≥6.2mmol/L(240mg/dl),LDL-C≥4.14mmol/L(160mg/dl),LDL-C靶标为<3.37mmol/L(130mg/dl);低危人群指无高血压且其他危险因素<3个,LDL-C靶标为<4.14mmol/L(160mg/dl)。[注:其他危险因素包括:年龄(男≥45岁,女≥55岁)、吸烟、低HDL-C、肥胖和早发缺血性心血管病家族史。]

  生活方式干预与药物缺一不可

  降低心血管事件发生的关键是进行降脂治疗,危险性越高的病人,降脂治疗越积极。

  生活方式改善是高血脂治疗的基础措施,包括减少饱和脂肪酸和胆固醇的摄入,选择能够降低LDL-C的食物(如可溶性纤维),减轻体重,增加有规律的体力活动,采取针对其他心血管病危险因素的措施如戒烟、限盐等。

  临床上供选用的降脂药物有他汀类和非他汀类(胆固醇吸收抑制剂、贝特类、烟酸类、树脂类),前者是降低LDL-C药物的首选,主要作用机理是减少肝脏合成的LDL-C,促进血液中LDL-C的清除。目前各国权威指南都将他汀推荐为首选降脂药物。

  他汀治疗不用定期查肝功

  很多人都问:长期服用他汀要不要定期查肝功?2012年美国药品食品监督管理局明确声明:他汀治疗者不需要常规定期监测肝酶。FDA认为,他汀引起的严重肝损伤罕见且不可预测,常规定期监测肝酶对于发现或预防严重肝损伤没有意义。现在的药品说明书也推荐“在开始他汀治疗前或临床出现肝损伤指征时检测肝酶”。